亚洲欧洲自拍拍偷午夜色无码

<input id="6ok2q"><u id="6ok2q"></u></input><menu id="6ok2q"></menu>
  • <menu id="6ok2q"><u id="6ok2q"></u></menu><input id="6ok2q"><u id="6ok2q"></u></input>
    <menu id="6ok2q"><u id="6ok2q"></u></menu>
    <input id="6ok2q"><u id="6ok2q"></u></input>
    <menu id="6ok2q"><u id="6ok2q"></u></menu>
  • <menu id="6ok2q"></menu>
  • <menu id="6ok2q"><tt id="6ok2q"></tt></menu>
    <menu id="6ok2q"></menu>
  • 服務熱線400-028-2850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經達動態

    更多 >
    [2017-02-17]
    淺談UBI車險
    [2016-12-23]
    UBI的發展之旅
    經達動態
    庖丁解牛,從車險解構說UBI車險
    發布時間:2016-11-04閱讀次數:4447來源:上海經達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來源:Auto Lab   作者:劉揚


    UBI,即Usage-based insurance,最初是基于使用量的保險,而后進化為英美流行的基于駕駛行為的保險。近兩年,UBI在中國的熱度不斷上升,但這款舶來品是否適應中國車險市場呢?我們分三部分進行解讀。

    一、簡說車險風險解構
    保險定價有兩個關鍵因素:一是風險發生的概率,二是風險造成的損失。汽車既面對行駛中的動態風險,也面對自然災害、停放被撞被盜等靜態風險,想要對汽車保險進行精準定價,必須先厘清汽車的風險。
    “車險解構”是我們目前的重點研究方向,簡單來說,第一步是解構車險風險,第二部是結合具體風險設計產品。今天我們主要討論第一步:車險風險解構。這和UBI車險的關聯很強。
    我們把影響車的風險簡單分為四類,即:車、人、路、環境。
    1. 從車因素
    傳統保險行業在厘定車險費率時,主要考慮“從車”因素。定價風險因素從最初的車輛價值到碰撞試驗結果、零整比、維修工時價格、顏色、安全裝置配置等,其核心還是圍繞“車輛發生損失的概率”和“損失需要的支出”兩個保險定價的基本要素。
    雖然保險業經營車險已有幾十年的經驗,但目前對從車因素的研究還比較粗淺,比如保險行業一般會考慮車輛的零整比和維修成本等因素,但對于車輛性能與事故概率的研究僅局限于個別汽車廠家。
    比如,車輛是否裝備ABS、ESP、倒車影像對事故率的影響;車輛制動系統的設計、材料、養護對事故率的影響;油路、電路設計對車輛自燃的影響;防盜裝置對盜搶風險的影響;汽車智能化使車輛面臨的新型風險......
    現行車險定價主要基于車輛價值和賠償限額,對車輛裝配和安全性因素的考慮還有明顯欠缺。其中難點不僅僅在于判斷“從車因素”與保險風險的相關性,關鍵在于要厘清哪種具體因素和哪種風險有直接聯系,不但定性,還要定量。
    從車因素的研究和資源整合才剛剛起步,這是UBI的機會之一。
    2. 從人因素
    從人因素,主要指車輛駕駛人。對于保險風險,從人因素大于從車因素是行業內的普遍認識。這些年,保險行業在從人因素方面考慮過性別、年齡、駕齡等因素,我們還能舉出很多,比如職業、教育水平等等,但這些大體基于大數法則和人們的感性認知,很難找出這些因素與實際風險的精準對應關系。
    為什么呢?以往考慮從人因素時,我們往往把人和駕駛過程割裂開。朋友給我舉過一個實例:一個十年駕齡的貨車司機,每天往返同一條路,從未發生事故,公司剛剛置換了更先進的新型貨車,在山路過彎時就發生了嚴重的翻車事故,事故原因是老車型過彎方向盤要打兩圈,新車型要打兩圈半,人車結合出了問題。
    UBI的最大貢獻之一,是第一次從人車結合的角度考慮從人風險因素,它試圖從駕駛行為切入,但難度在于要證明駕駛行為到底與事故概率、事故損失程度有何關系,必須有大量的數據分析做基礎,目前國內UBI研究還處在數據積累階段,工程龐大,分析結果更未可知。
    而按照“國十條”要求,全國費率市場化“箭在弦上”,拿來主義的UBI模式顯得缺乏效率。
    “從人因素”是保險業關注并研究的核心問題,但中國的UBI一定是有別于歐美的創新模式,要改良,這是UBI的機會之二。
    3. 從路因素
    從路,既包括道路類型、地形條件、行駛條件,也包括道路上其它車輛。道路類型包括高速、國道、城市道路、鄉村道路、環島、無信號燈交叉路口等;地形條件包括平原、山區、丘陵、河湖、隧道、急轉彎等;行駛條件包括道路擁堵、施工、夏季路面高溫、逆光行駛、無中央隔離帶等;其它車輛狀態包括的情況更為復雜,常見的有客貨混用道路。


     


    我們現在用到的導航地圖基于GPS衛星系統,因此我們在屏幕上看到的道路都是平的,但不同路況條件下面臨的風險迥異。比如丘陵地區,多彎道多坡路,司機上坡時視線不佳,易發生事故。再比如,有些地區雖然地處平原,但國道大貨車多,且經常有霧,惡性追尾事故時常發生。
    有圖商資源的從業者在“從路因素”研究發面有天然優勢,但要走的路還很長,這是UBI的機會之三。
    4. 環境因素
    汽車面臨多元復雜的外部環境,既包括自然環境,也包括社會環境。
    自然環境,比如:經常夜間行駛還是朝九晚五兩點一線,浙江、福建、海南地區臺風多,云貴川地質災害和洪水多;社會環境,比如:用車地區的社會治安情況(四川盜搶車明顯高于北京、上海),車輛是否經常停放在道路邊或狹窄的胡同(停放被撞風險高),該地區保險詐騙情況,地區維修成本等。
    無論是自然環境,還是社會環境,類似自然災害、車輛被盜的數據都有據可循,不同地區應該有不同的車損險和盜搶險基礎費率。保持各地區車險保費整體水平相當,防止跨地區惡性競爭,但各個險別的基礎費率可以差異化,貼近地區實際風險,這有助于改善該地區的經營環境,增強客戶保障。
    值得注意的是,汽車共享、專車、快車、分時租賃等新用車場景的出現,也使得車輛面臨巨大風險變化,如何發現、評估這些動態風險并有效化解是保險行業新的機遇與挑戰,這是UBI的機會之四。

    二、國內主要UBI模式
    我們不討論UBI是否綁定OBD,只說風險因子與保費的掛鉤模式。
    1. 里程掛鉤模式
    按行駛里程計算保費是國內車聯網企業和互聯網車險創業公司最常采用的掛鉤模式,這主要是借鑒美國早期的UBI應用模式。這種模式有三個問題:
    第一,從第一部分風險解構的論述不難看出,“里程”是汽車面臨各類風險的綜合體,它不是可以用來評估的獨立風險因素。三輛車同樣行駛100公里,一輛在大雪紛紛、路面結冰的川藏公路上;一輛在大貨車林立的擁擠國道上;一輛在陽光明媚的城際高速上。不同車輛、不同地區、不同環境、不同駕駛員,不同路況下風險存在較大差異。
    現行的車險ABC條款中都有行駛里程保費調整系數,但保險公司一般只把它作為業務競爭和風險規避的調整系數使用,沒有人會證實這臺車去年到底跑了多少公里,因為行業內認為這與車險風險并無太大關系。
    第二,“里程”表示的是車輛行駛的動態風險高低,但車輛還面臨自然災害、盜搶、停放被撞等靜態風險,如果非要把里程和保費掛鉤,也只能與車損險中的碰撞、第三者責任險等保費掛鉤,從現行和費率市場化新車險產品看,車損險保費并未區分靜態與動態風險,因此很難操作。
    第三,要注意到UBI是舶來品,它是伴隨美國車險市場競爭加劇產生的行業行為。在英美,車險價格并未像國內這樣嚴格管控,當地保險服務體系已非常成熟,且代理人傭金管理十分嚴苛,保險業出于競爭需要,只能在產品和價格上做文章。
    事實上,隨著近兩年惡性競爭加?。绹畲蟮能囯U公司市場份額仍不足30%),像GEICO等公司的車險利潤已大幅下滑。而我們國內車險價格是被高度管制的,但代理傭金是放開的,UBI要做車險費率掛鉤談何容易。
    2. 行駛時間掛鉤模式
    常見的是按車輛停駛天數減計保費,每年保費減免有封頂天數。北京地區交強險保費減免就是和限行掛鉤。但是商業險的情況不一樣,第一,和“里程”一樣,行駛時間代表的仍是動態風險,只是車險風險的一部分;第二,新老車險產品商業車險都無法按日計費,不具備操作性,只能變相利用傭金做價格浮動的文章,實際上和代理車險、直銷車險結果類似。

    三、官方的“UBI”車險
    1. 保險公司的“UBI”車險
    自2000年保監會再次開閘保險公司審批以來,車險市場競爭始終沒有降溫。2010年以后,競爭環境雖然惡劣,但各公司對經營利潤考核均十分重視,車險市場正在從整體粗放競爭進入細分市場競爭階段。
    雖然競爭的主要方式仍然是價格和傭金,但綜合成本率的概念已深入人心。
    簡單來說,綜合成本率就是賠付率加費用率。在代理傭金逐步放開的形勢下,中小型保險公司率先采取了綜合成本率考核辦法,即以達成計劃的綜合成本率為前提,向優質業務(賠付低的業務)支付更高的代理傭金。
    近兩年,主流保險公司也開始采取這一競爭策略,因此對渠道準備不足、競爭力和盈利能力較差的小公司形成了擠出效應。
    目前,像北上深等城市實施費改已滿五年,細分市場競爭已非常充分,新公司已經很難在保持盈利的情況下獲得市場份額。而其它各省的改革剛剛起步,挑戰與機遇并存。
    下一步,數據儲備量大、大數據分析運用能力強、盈利能力和資本實力強的保險集團優勢會越來越明顯。在競爭幾近飽和時,UBI模式能否協助保險公司和代理人找到優質客戶,才是保險行業最迫切需要的。
    2. 保險監管方的“UBI”車險
    在經歷了2003年初次車險費率市場化失敗的教訓后,監管方在車險管理方面的做法頗具智慧。
    首先是北上深三地先后試點車險費率與車險賠款掛鉤的浮動辦法,逐步規范并放開保險代理傭金支付,同時加大對保險企業盈利能力和償付能力的監管。雖然制度上有一些不足和負面影響,但總體上三地的費率改革試點是成功的,車輛出險率大幅降低,而客戶平均支付車險保費明顯降低。
    在數據積累不充分,精準定價研究不到位的情況下,監管部門采取了一種最簡單有效的策略:從結果出發。車險往年的賠付數據是車輛風險的綜合反映,如果我們說不清楚這結果是什么造成的,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運用已知的結論。
    另一方面,政府引導下的車險費率市場化改革是以公序良俗為方向,報案和虛假案件明顯下降驗證了這一點,近期北京保監局提出車險費率與交通違章數據掛鉤的計劃,已明確代表了監管部門下一步車險費率改革的方向。


     


    至于新聞時常爆出車險行業虧損,某某公司退出車險市場,個人認為實在和車險費改無關。競爭加劇,僧多粥少,弱者離場,強者愈強,中國是這樣,歐美也是這樣,既得適應形勢,也要適應市場。

    四、UBI和車險的未來
    隨著技術進步,互聯網和大數據支撐下的中國車險改革正向縱深推進,所有關于UBI的嘗試和爭論證明人們對它的認識還在懵懂階段。
    未來,UBI在保險服務、汽車安全、后市場服務、新車二手車銷售、金融反欺詐等方面將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車險是保險業必爭之地,不久的將來,我們可能會看到與駕駛行為、車輛油耗、及類似芝麻信用掛鉤的車險。與P2P結合的車險,無論是為了獲客,還是為了數據,請不要忘記:為社會、為客戶“創造價值”,曇花雖好,倏爾即逝。








    亚洲欧洲自拍拍偷午夜色无码